[ 字体大小 :  小   中   大 ] [ 打印 ] [ 关闭窗口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县区推介 > 县区联播
龙门龙江罗洞村:以传说讲述罗洞钟氏的繁衍生息
时间 : 2020-10-27 10:23:00   来源 : 

  位于龙江镇南面丘陵地带的罗洞村,村庄坐东向西,东面背靠庙山前山,西面与陂头村相邻,南面与甘坑村相望,北面与广美村毗邻。

  名为“罗洞村”而并无罗姓之人居住,这不得不说是龙门县龙江镇罗洞村的一个特质。但罗洞一名,既是古人丰富想象力的产物,又承载了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情。其发展经历,更是成就一段传奇。

 

罗洞村风貌。 

  以想象赋名 

  以传说讲述罗洞钟氏的繁衍生息 

  据《颖川堂龙门钟氏族谱》记载,罗洞村开基始祖钟珽若于清朝中期因谋生由梅县嘉应州搬迁到该处落居,因见村中四角各有山头一座,形似谷箩的四个耳朵,又因客家人将家中财力雄厚之人称为“坐了银箩”的人,遂将此地起名为“罗洞”。“罗”与“箩”同音,谷箩是农耕时代的产物,是罗洞村人世代耕种生活条件下一种自然而然的赋名,银箩是谷箩的升级。罗洞之名,既是古人丰富想象力的产物,又寄予了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情。

  罗洞村赖氏、李氏和张氏族谱在特殊年代被销毁,因此无法溯源其迁徙路径。钟氏族谱得有志族人保护,得以留存,以文字形式明确记载族人来源于中国鼎鼎有名的颖川堂。颖水多佳人,颍川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黄帝生于此,夏禹也建都于颍川。颍川因此成为中国众多姓氏的发祥地。罗洞钟氏是其中之一。

  有一个关于龙门罗洞钟氏繁衍生息的故事,在后人的口中相传中流传至今。钟珽若落居罗洞后,以穿街过巷卖麦芽糖为生,经常孤身一人长年累月游走四方。在一个晚霞层峦叠嶂点缀着四座山头的傍晚,钟珽若挑着箩担往家走,路过文堂小组的水塘边,看到一女子正埋头浣洗衣物。女子窈窕的背影让钟珽若一见倾心,从此便留了个心眼,快回家时总留下十几颗麦芽糖不再售卖,而特意在经过文堂的时候,将糖果散发给当地的孩童。文堂为赖姓族人聚居之地,不大,人口不多,孩童们开心嬉笑围着钟珽若转的情景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在水塘边,不久就引起了当初钟珽若看上的那个赖家女子的注意。这之后的诸多细节并没有流传下来,但钟氏祖婆来自文堂赖家被写入钟氏族谱,这个传说也在钟氏和赖氏族人的语言中复活,罗洞村钟氏与赖氏世代交好延续到如今。

 

大灯为民间手艺人手扎。 

  贡生钟显荣  

  钟氏族人为维护宗族荣光做出许多努力  

  在钟珽若落居罗洞后,其他各姓氏族人也纷纷在各个山头起屋盖房,由此形成了罗洞村的建筑大面积为清代古建筑群这一现象。数十座传统民居均为悬山顶,盖灰瓦,砖木结构。其中,钟氏宗祠、林氏宗祠保存最为完好,经过重修焕发出新的生机。 

  罗洞村的林氏宗祠始建于清朝中期,重修于1935年,占地约200平方米。宗祠为砖木结构,火砖砌筑墙体,阴阳瓦,素瓦当,三进制两天井格局,水泥地面。正门前有檐廊,檐廊上有两条木檐柱,门楣阳刻“林氏宗祠”字样。上厅内设神台,神台上摆有祖先神主牌位给村民供奉。林氏族谱于特殊年代遗失,经过罗洞村林氏族人林合森等千里跋涉追踪循迹,直至2000年才重新纂修出新的族谱《林氏竹庄世系族谱》。 

  村中第一大宗族为钟氏,自古至今村中日常事务大多为钟氏主持。清朝中期,钟氏族人举全族之力建起钟氏宗祠,并于宗祠左侧挖开一口饮水井。饮水井曾是村中最为热闹繁华之处,家家户户都来挑水煮饭。妇人在井边洗衣,孩童在井边追逐。水井至今仍在,水盈满井,但已被弃用,周边长满野草和苔藓,曾经的热闹繁华归于沉寂。 

  钟氏宗祠位于该村的正中心,坐东北向西南,为三合土墙体,水泥铺面,悬山顶,盖灰瓦,青砖砌成,二进一天井格局,占地约300平方米。正门门楣阳刻“钟氏宗祠”字样,二进厅设有历代祖先牌位。牌位两侧雕有木质镂空雕花,神台正上方挂一块“壁水飘香”牌匾,宗祠正门前方挖有一口呈半月形的风水塘。半月形风水塘又称“荷包塘”,意为“荷包多金”,同样寄寓了人们对财富的渴望。 

  从功能上来讲,宗祠用于祭祀、宗族集会等,而门前的水塘以及侧旁的水井皆是为防敌人火攻而设。初入罗洞这块陌生地带,为防范土匪、地头蛇等的侵犯,罗洞村人建的房屋、祖祠无不事先设计出防御机制。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罗洞先民初到此地的艰难处境。 

  客家祖训一般为“耕读传家”,崇尚“学而优则仕”,能有更多财富自然是人生一大乐事,但最为令人景仰的还是“为官”,取得体制内的承认。 

  清光绪四十三年(1898),正是中国维新运动如火如荼的时刻,远离京师的罗洞村仍风平浪静,人们耕的耕,种的种,完全不知道中国已经像一条漂在大海中央的小独木舟。此时,罗洞村村民钟显荣捐了个“贡生”,那时的他,或许觉得这就是“入仕”了吧。在当时风雨飘摇的形势下,钟显荣要显荣于更广阔的地域显然是不现实的,但在山窝窝里的罗洞村应该掀起了一阵钦慕的风浪。但对于久远的历史长河来说,一个“增贡生”无异于一滴水掉落到深海,完全没能激起一丁点浪花。一百多年后的今天,钟氏宗祠门口,钟显荣作为“增贡生”所立的四块功名石碑仍屹立在风中,默默诉说着自己的委屈与不甘。 

 

增贡生碑。 

  二角楼与四角楼 

  村中富户的世外桃源 

  清朝同治年间,罗洞钟氏二房族人钟谨记创建了一座二阁楼。

  客家话“角”“阁”同音,因此二角楼也常被写作“二阁楼”。而所谓“角楼”,指的是在平常房屋的基础上建造有突出的碉楼,以碉楼的数量为单位,有两座碉楼的叫“二阁楼”,四座碉楼的叫“四阁楼”。碉楼的用意一般用于了望,同样是防范外敌入侵的产物。

  二阁楼坐北向南,占地约1000多平方米。这是一座传统的客家四方围龙屋,前低后高,堂横屋与后枕杆之间以天街相隔,内置水井。中间为神厅,前檐卷蓬顶,边框以木板透雕花鸟等图案的隔扇,挂落装饰,神厅过梁悬挂木刻彩绘八卦图案。外墙和内墙为黄泥夯筑,斗门青砖砌筑。钟谨记将其命名为“守安居”,可见其心亦以安定祥和为最大追求。

  2014年,二阁楼“守安居”被列为龙门县不可移动文物。

  在钟谨记建造二阁楼50多年后的民国初期,罗洞钟氏三房族人钟幸记在罗洞村东南面建起一座四阁楼。四阁楼与二阁楼占地面积相当,但建造得更为紧凑、辉煌,在围龙屋的四周建高三层的角楼。头门置两道门,趟栊、木板各一重。趟栊用11条横圆木加框构成,趟栊底部有滑轮。趟栊门具有浓郁的岭南特色,横圆木只能单数不能双数。“趟栊门隔凡尘事,小院深锁数甲子。”趟栊门的防护功能把外人隔绝在围龙屋外,内里居住的族人生活安详。除了防护、通风等功能外,趟栊门还成为孩子们玩乐的器具。在那一代人的记忆中,趟栊门这一构件是温馨的载体,四阁楼围龙屋是童年的乐园,是可以触摸的历史,更是钟幸记的世外桃源。

  四阁楼建造的历史条件与二阁楼已截然不同。

  四阁楼门额檐板阳刻“盈门迪吉”四字。《尚书·虞书·大禹谟》上言:“惠迪吉,从逆凶。”后人以“迪吉”表示吉祥、安好。“盈门迪吉”相当于现在的“满门吉祥”的意思。当生活达到一定物质水平的时候,安定祥和成为常态之后,追求奢侈、追求美便成为更高层次的享受。而檐板左右延伸出去的缠枝花卉浮雕,便是这一享受的体现了。

  二阁楼与四阁楼分别由钟氏二房和三房创立,也不知三房是不是有力争上游的意思。但这你追我赶的架势,正是一种不服输的精神,也正是这样不服输的坚韧,才让钟氏族人生生不息、保持前进的态势。

  中原古风 

  “六礼”与二次葬 

  罗洞村祭祖日为每年农历九月初二,上灯日为正月十二上灯,这两项活动都在宗祠举行。

  “上灯”谐音为“上丁”,即添丁。凡是上年哪家生了男娃的,就是上灯活动的主角,大家合钱购买一盏大灯。活动中最后被挂在宗祠的大灯为民间手艺人手扎,以蔑或芒草做架、五彩纸糊,做成八角三层灯笼的形状。上灯活动非常隆重,同宗祠的村民,集中在宗族祠堂,迎灯、接灯、摆供品、挂灯、祭祖。醒狮舞起来,锣鼓敲起来,鞭炮响起来,热闹祥和的气氛中,生了男孩家的户主抱着男婴先向列祖列宗参拜,接着参拜长辈,长辈给“利是”表示祝愿。程序完毕后全族人开怀大饮,互相道贺。吃过灯酒,男婴就算正式加入宗族行列,将名字注入族谱。上灯活动既为族人相聚提供了契机,又表达了族人祈求人丁兴旺的心愿,祈望村中香火人丁一直延续相传。

  传统婚嫁习俗中,罗洞村保留中原古代“六礼”,从议婚至完婚过程中的六种礼节,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纳彩即男方家请媒人去女方家提亲,女方家答应议婚后,男方家备礼前去求婚。问名,即男方家请媒人问女方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纳吉,即男方将女子的名字、生辰八字取回后,在祖庙进行占卜。纳征,亦称纳币,即男方家以聘礼送给女方家。请期,男家择订婚期,备礼告知女方家,求其同意。亲迎,即新郎亲自到女家迎娶。随着社会的进步,这六礼已被新式婚俗所取代,但其中部分程序一直沿用至今,如送小担、踏家门、迎亲等礼俗依然存在。

  以前,区别于不同民系的方式主要是通过共同的语言、文化、风俗等,随着社会的融合与发展,各地的语言、文化、风俗等渐渐趋于一体,人们对于自身身份的认同变得越来越微妙。但从迁徙路线到从客家古邑梅州而来,以及风俗习惯看,罗洞村人应属于客家民系。

  随着火葬的推行,罗洞村古老的二次葬习俗成为过去式。但在1998年前,罗洞村民皆遵循传统的二次葬风俗。据《广东民俗大典》和《客家古邑民俗》记载,客家人为生活所迫,不停迁居,在离乱迁徒中背上祖先遗骨,以免受异族蹂躏,到新环境才重新安葬,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二次葬”的习俗。二次葬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葬仪,其历史可追溯到原始社会,但一直把这风俗保留至现代社会的则大多是客家人。

  客家人被外界称为“中国的吉卜赛人”,他们的过往曾颠沛流离,也正是那不堪的过往使得他们身上往往具有团结、坚韧、随遇而安等特质,罗洞村民的集体性格,应该也不外于此。

  古树名木 

  植物对大地的坚守 

  在岭南,最不起眼的莫过于绿植,最惹眼的也无外乎绿植了。无论是河道、小路、田野、山上,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落脚于南方的植物,总是会尽最大的力气,把根须扎入深土之中,奋力生长。

  罗洞村赖屋树园的两棵秋枫树,据说已有两百年。这两棵秋枫相隔五米左右,树干也就一人合抱粗,看起来还是非常年轻的样子。对于古树而言,百年也许就是一瞬间。秋枫树树冠高达数十丈,昂头望去,秋枫树叶与周边的竹叶交叠在一起,难解难分。这两棵树旁,是一片紧挨着罗洞村村道的竹林。村道本不是打这里经过的,因为这两棵秋枫树和不远处另外两棵百年老樟树的存在,在以前走路赶圩的年代,大家特意绕到树下来休憩,来的人多了,便有了路。

  除了这两棵秋枫和两棵樟树,罗洞村还有一棵存于老小学的150年的龙眼树。龙眼树枝繁叶茂,现在已经不结果子了,只像一把巨大的绿伞,供人们欣赏、乘凉。没有人说得清楚它是否结过果子,也不知道它结的果子是否好吃,但正是由于这棵龙眼树的功能属性消失之后,他的审美属性才逐渐显现出来。

  罗洞村 

  罗洞村位于龙江镇南面,临近广河高速、武深高速,距离最近的广河、武深高速的路口约4公里,距离镇政府2公里,交通便捷。因人口发展,该村逐步发展有上罗洞、井头、严屋、赖屋、文堂、四角楼、二角楼、西门、燕岩、公塘、鹤山村十一个村小组,其中钟氏为村中第一大姓,约800多人口,另有林、刘、赖、张、丘、李、侯、严等姓氏。2015年,村内有耕地面积1490亩,山林面积2580亩,鸡场80亩,鱼塘80亩。村民主要收入来源为农业收入、商业经营和工资性收入。罗洞村党组织分别于2002年、2005年、2006年、2009年、2017年被龙江镇委评为先进党组织;2004年、2010年被评为龙江镇先进单位。